R1230782.jpg 

北橫,一條橫斷雪山山脈的省道公路,原始、自然、神秘、處處充滿野性之美

在過往的歲月裡,幾乎有七、八年的時光,都穿梭在這片寬廣的自然天地

然而,在經過多年來後,北橫道上,一座隱藏在崇山峻嶺人跡罕至的峽谷

依然讓我眷戀、徘徊!  

這道天塹峽谷,從多年前就夢想有一天能置身其中

因為彼時的我,極愛溪釣

尋覓活耀在台灣中海拔溪流的水中精靈---苦花

但,總是不得其門而入

 在這條紅色的拱橋上,漫步徘徊俯視峽谷多年!

 

IMG_2958.jpg

R1230771.jpg

 

兩岸的闊葉林蓊鬱翠綠,陡直的峭壁直下溪底,深不可測!

穿越拱橋下的激流,水花飛濺,一道又一道起伏不定的溪水

競相奔入碧綠的深潭,多麼令人嚮往與世隔絕的天地

 

如今,猶如「大河戀」般揚竿寄情的情境,已成往日情懷

然而,它更令我懸念,更想揭開它的神秘面紗

匿藏潛伏在峽谷裡的蕨類生態

到底有那些族群避居峽谷,而不為人類所干預打擾

過了十多年後,無意中找到進入這夢幻溪谷的路徑,終於如願以償……… 

 

R1230768.jpg

 

從拉拉山訪友之後,由巴陵轉入北橫東段,直奔紅橋

滿懷希望,但願能如期進入造訪懸念多年的峽谷祕境

帶頭跨過紐澤西護欄,循著微弱的路跡進入闊葉林中

「彭兄,會不會是遊客在「嗯、嗯」的地點」婉玲心中滿是猜疑

「放心,應該不會錯,走走看再說」,心裡也只有一半的把握

也難怪,路旁散落一些垃圾、衛生紙,這種地方是野外緊急方便的好地點

憑著多年進出山區的經驗,雖然雜草叢生

但仍可看出它是一條荒廢多年的施工小徑

 

全緣貫眾蕨.jpg

全緣貫眾蕨

 

細葉複葉耳蕨.jpg 

細葉複葉耳蕨

循著小經往下走,路旁出現槲蕨,全緣貫眾蕨,細葉複葉耳蕨及大星蕨

這一區,細葉複葉耳蕨是林間的優勢族群!

 

 R1230754.jpg

R1230758.jpg

 

半途,淙淙流水聲,從溪底反射傳進耳內,還好,離溪底不是很遠了

接近谷底,在林間隱約可瞧見一道瀑布垂落碧綠的深潭

果然是一條很美的溪谷,沒有白來! 

 

大漢橋下的溪谷.jpg

IMG_2712.jpg

IMG_2881.jpg

R1230699.jpg

 R1230708.jpg  

 

穿出林梢,步入溪床,擺在眼前的是座壯闊的峽谷

溪床遍佈黑色的板岩,從遠處奔流而來的潺潺溪水,緩緩而流

漫步在溪床,看著緩流的溪水,默默無語奔流而下

這趟旅程將注入大漢溪,再匯入淡水河,最後從淡水出海

 

 

 IMG_2753.jpg

  R1230752.jpg

 

谷中,幽靜的天地與世隔絕,湍急的激流、深潭,錯落在溪中

懸掛在溪床尾端的瀑布,雖未如古詩所云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銀河落九天!」

那麼壯觀,但也足夠令人驚豔、駐足欣賞

自然交響曲的美妙旋律,在這個靜謐的空間四處迴盪!

 

 R1230721.jpg

R1230722.jpg

三個不速之客進入孤寂的峽谷內,翻箱倒櫃,盡情的搜索,各取所好

  

IMG_2725.jpg

IMG_2844.jpg

 R1230716.jpg

河床上的奇石.jpg

 

婉玲興致高昂的蹲在地上解讀無字天書---一元垂垂的石頭

這部無字天書,是一部曠古巨作,永遠沒有完結篇

過往,也曾愛不釋手這部天書

可是後來移情別戀,迷上蕨類之後,就沒完沒了!

 

雖然是以悠閒的步調,漫步在峽谷,觀賞蕨類的萬種風采

但是,在心裡還是存著一絲絲的期待

期待心中的夢幻蕨類會出現,當然,每位蕨士的期待總是因人而異

就在完成谷中巡禮之際,心血來潮越溪跳抵對岸

這一跳,卻跳出讓人驚艷的奇蹟

 

R1230717.jpg

 夢幻蕨類---「廣葉星蕨」

 

在山腰岩壁竟然出現心中默認的夢幻蕨類---「廣葉星蕨」

多年來,我一直在追蹤「廣葉星蕨」的蹤影

但,它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般,難以尋覓

總是曇花一現後,就如斷線的風箏,消失於天地之中

 

記得初次相逢,是在我剛踏入蕨類領域的階段,還是一元垂垂的青仔欉

剛巧偕同郭城孟老師路過北橫,無意中碰見

經過郭老師確認解說之後,才知道「廣葉星蕨」的稀少和傳奇故事

聽歸聽,講歸講,那時也不是很在意!

直到十多年後,走遍台灣也僅僅見過「兩次」

這時,才了解「廣葉星蕨」的身價和行情之高

不解的是,它都以「孤家寡人」的身影出現

擺出「千山我獨行」的姿態漂泊在深山林內

簡直是蕨類族譜中的「獨孤求敗」!

 

從不曾見過聚落的族群,巧的是,每次都是長在峭壁的崖腳

從高空隨風飄落的孢子,在崖腳駐足成長

究竟它的源頭在那裡?永遠是解不開的謎?

這百年來,它的生態一直是個謎,難得一見它的蹤影

有關蕨類的文獻記載也不多見,可見它有多神秘

 

問過碧鳳大師姐,打聽它的生辰八字、身世背景,跟我所見到的狀況極類似

每次出現,也都是「單身公害」,孤芳自賞,流落深山,晚景淒涼

碧鳳在東南亞進出多次也未曾見過,這下真正代誌大條

乖乖,在台灣,被列為瀕危蕨類植物,真不是蓋的

如今,能再讓我心動的蕨類實在不多,百年來的夢幻際遇,令人難忘! 

 

 

IMG_6206.JPG

 

「廣葉星蕨」生來八字輕,歹呦飼!

要帶去行天宮祭祭族群才會出運

說真的,它長的實在貌不驚人,遠看外表像是星蕨、山蘇或著大星蕨

不注意看,還很容易忽略錯過

為何這樣惹人注目?說穿了,只是「物以稀為貴」,天下間事物皆是如此

 

IMG_2903.jpg

R1230732.jpg

R1230739.jpg

R1230740.jpg

R1230741.jpg 

 

落腳在崖壁上的它,要拍照存證,角度很難抓,實在歹剔頭!

剛剛還害我摔一跤,膝蓋皮破血流

只好委託「徵信社」專做資源調查的「小小」替我報仇,偷拍是本業專長

看她爬上岩壁用亂槍打鳥的架式抓鏡頭

就知道功夫到家,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R1230720.jpg  

標準的台客---台灣鳳尾蕨長在半山腰,還真少有!

 

R1230700.jpg

東方狗脊蕨 --在這樣的極地環境也能活,自然調適能力,實在值得學習

 

R1230745.jpg

這叢是「死去活來草」---萬年松,落在溪邊奄奄一息!

 

R1230728.jpg

羽片末端無鋸齒的---長葉鳳尾蕨

 

R1230756.jpg

 

這樣令人動容的情境,是我一生的追逐和夢想

時光流轉,進入蒼勁蕭瑟的楓紅季節

峽谷景緻的變幻演繹,將更勝如今千百倍

今年,當楓葉翩然飄落的時刻來臨

一定不會錯過今日的約定,將會再次來訪!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