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912.JPG 

每一次進入充滿生機與活力而又荒野的原始森林,心中有著莫名的興奮

彷彿即將穿越時光隧道,進入遠古洪荒世界啟動森林探險的旅程

在尋訪蕨類的旅途,心中都有一股很深很深的期待

除了探索森林生態與地形景觀之外,也希望能看見令人驚艷的蕨類生態

但對於新物種的發現,就不敢有所奢望

因為那種千載難逢的奇遇,窮其一生不可得!

 

DSC00103.JPG

日本公園內的問荊

DSC00109.JPG

日本問荊 

外來木賊-980320阿里山 (2).jpg

溫帶移民---阿里山櫻花樹下問荊

外來木賊-980320阿里山 (3).jpg

外來木賊-980320阿里山 (4).jpg

台灣問荊  

當年,在阿里山山區無意中發現來自溫帶的新移民---《問荊》

在台灣落地生根,為台灣的木賊科蕨類版圖添加一筆新的記錄種

這種古老的擬蕨類屬於溫帶物種,在日本像是路邊的野草

連市區公園到處見得到,如今搭著東北季風,到台灣中海拔山區落地生根

台灣的的地理位置和環境,對於生物的移居,都能給於最大的包容

只是對農家而言,這樣的包容力,不知道是幸或不幸?

總有除不完的野草和病菌蟲害!「娶媳婦甲嫁妝」,由不得你選擇!

 

尋訪蕨類的歲月,像一幅捲軸的藏寶圖,緩緩攤開,一路都是未知!

磨劍十年,總是在不停的追尋中渡過!

迷戀於蕨類的歲月,終究還是讓我碰上奇跡

去年,在北部天母後山步道很幸運的發現碗蕨科的變種蕨類

初見的那一刻,還以為是台灣蕨類封神榜的成員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疑問越來越多,幾乎可以確定這是新的變異種

生物的演化是一條漫長的路程

台灣複雜的生態體系,不斷的融合和新的變異尋訪蕨類的旅途

無意中見證了台灣蕨類演化的傳奇故事,我何其幸運!

 

DSC_0851.JPG

粗毛鱗蓋蕨

DSC_0853.JPG

粗毛鱗蓋蕨羽片

 

在台灣蕨類的光譜裡,碗蕨科是屬於近代的蕨類的一群,族株具多細胞毛

但還沒有演化出鱗片的物種,是近代蕨類裡較為古老的一群蕨類

碗蕨科的物種是最熱愛日光浴的蕨類

《蕨、姬蕨、碗蕨、栗蕨、巒大蕨、熱帶鱗蓋蕨、粗毛鱗蓋蕨、刺柄碗蕨》

都是生活在陽光直射的山坡或是森林破空地帶的先驅蕨類

渾身充滿熱情,耐旱的本事,絕對不輸給腎蕨!

 

DSC_0848.JPG  

DSC_0847.JPG

這樣的環境也能存活,真不可思議!

DSC_0904.JPG

DSC_0914.JPG

粗毛鱗蓋蕨的變異種

  DSC_0880.JPG DSC_0892.JPG

DSC_0893.JPG 

急縮重疊的扇形小語片

這株碗蕨科的變種蕨類,它生長在環境苛刻惡劣的水泥台階步道上

應該是《粗毛鱗蓋蕨》劈腿外遇的結晶

草質狀的葉片,葉柄和葉軸長滿多細胞毛,保留著碗蕨科的重要特徵

最變異之處是二回游離脈的羽片,所長出的扇形小羽片

除了急縮之外還部分重疊的特殊造型

這樣迷妳造型的蕨類,在蕨類的演化過程裡,比較屬於著生或岩生的環境

而碗蕨科物種都是地生的蕨類,族群葉片都屬於中型蕨類

 

DSC_0884.JPG

羽片突然增大,出現「返祖現像」

DSC_0890.JPG

 

另外脈絡可循最明確的變異跡象

應是有些葉片末端羽片突然增大,出現「返祖現像」

約略顯露出粗毛鱗蓋蕨的身影

未來,她是否能長出孢子,繁衍下一代,只能拭目以待!

不過,聽說機會不大,賣肖想啦~~~~~~!

 

「一台二粗三熱帶」這是初學蕨類者都要傳誦的口訣

指的就是碗蕨科某些物種的回數,在低海拔的環境裡

到處都可以見《台北鱗蓋蕨、粗毛鱗蓋蕨、熱帶鱗蓋蕨》的蹤影

如影隨形,無所不在! 這應是出學蕨類的第一類接觸

以【氣質鑑定法】的觀點,在碗蕨科裡,我最欣賞的是《粗毛鱗蓋蕨》

修長的身影,迎風搖曳,就像玉樹臨風的長袍書生頗有君子之風!

 

DSC_0915.JPG  

 

人生的際遇總是希望多彩多姿,包括情人、老婆、事業、美食、旅遊---等等

那是一種會讓妳刻骨銘心,永難磨滅嵌在心底深處的回憶

對於蕨類的啟示,如今還在思索

也許,就像蕨類捲曲的幼芽,永遠都是一道無解的謎題?

然而,能肯定的是「與蕨共舞」的歲月,無疑,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台灣蕨類給了我夢想藍圖,寄情山水,為蕨走天涯

將蕨類視為至友、家人,這份依戀,只有懂「蕨」的人才懂!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