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301.JPG

人類從野蠻過渡到理性的社會,生物從簡單過渡到複雜的生態

無時無刻處在競爭的環境裡,從而孕育出各種傳奇,超越時空,無遠弗屆!

二疊紀後期,一顆來自外太空的彗星,翻轉了地球生物的命運

此後,蕨類和種子植物的競爭,一刻也不曾停歇過!

四百萬年前,台灣從太平洋西岸隆起,高山、溪谷、河流、丘陵、平原

複雜的地理環境,可以容納高原、溫帶、亞熱帶和熱帶的物種

因此,來自亞洲大陸、中南半島、東北亞三方的物種

藉著氣流的飄送,進入台灣島內相互競爭搶奪地盤!

 

 DSC_2283.JPG  

   DSC_2254.JPG

排灣三叉蕨

在台灣的蕨類世界裡,低海拔的亞熱帶環境,南北區域的蕨類物種差異極大

盤據在南部的三叉蕨科熱帶蕨類,如影隨形,稱霸一方,走到哪裡隨時觸手可及

但在越過北迴歸線之後,熱帶蕨類種類逐漸稀少!

在南部,稀鬆平常的《排灣三叉蕨》

居然以極不平凡的姿態,少量出現在惠蓀林場!

讓蕨士另眼相待,嘖嘖稱奇!

 

如以蕨類物種的歧異度來衡量惠蓀,實在不怎麼樣!稀鬆平常

看似平淡無奇的惠蓀,卻隱藏了幾味令人驚艷的蕨類良方

猶如蒙上神秘面紗的阿拉伯女郎,遙遠的招喚各地的蕨士旅人

一般蕨士很難逃過她的眉目傳情,只爭遲與早而已!

 

DSC_2314.JPG

DSC_2215.JPG 

走進惠蓀,感覺環境景觀並不迷人,是一座非常人工化的林場

早期,惠蓀林場留給我的印象,一如一杯白開水,平淡無奇

而在我的蕨類版圖裡,幾乎是空白的一片

唯一能引起我的興趣是惠蓀的鎮山之寶---《蘇鐵蕨》!

 

DSC_2288.JPG 

蘇鐵蕨

我很好奇的是,為甚麼蘇鐵蕨幾乎只落腳在惠蓀?

縱然在我走過松風山步道,親眼目睹它的生長環境之後

我還是摸宰羊,看不透奇中的奧妙之處


在惠蓀看蕨類有兩條步道,就是松風山步道和青蛙石步道

這兩條步道的難度和物種豐盛度卻是極度反差!

 

 DSC_2286.JPG     

往松風山的步道是一條步步高升而平坦的天堂路

一路穿梭在乾燥的二葉松林下,粗曠的風采,散落在林中

沿途幾乎見不到蕨類的蹤影,走來令人乏味

直至稜線,在步道兩旁才出現蘇鐵蕨零零落落的蹤影

 

DSC_2287.JPG

   DSC_2298.JPG   

烏毛蕨科的蘇鐵蕨,全世界只有一屬一種,主要分布在東南亞和大陸

孢子能一路從中南半島飄送到台灣

定居在惠蓀,脫離原生地的生存環境,實在是異類!

 

DSC_2289.JPG

  DSC_2306.JPG  

DSC_2294.JPG 

第一次見到蘇鐵蕨,我有點懷疑,到底是蘇鐵蕨還是台灣瘤足蕨?

因為都是一群小學生,還未生出粗短的主幹,外觀極似台灣瘤足蕨!

 

 DSC_2232.JPG

DSC_2233.JPG

 DSC_2236.JPG

DSC_2237.JPG

 DSC_2265.JPG

青蛙石步道是一條坎坷的小徑,一路陡下北港溪,沿路之個不停

需要一點勇氣才能往下走,這樣的路況,嚇跑不少遊客!

沿途蕨類多樣性,猶如進入時尚精品街,任君挑選,看得眼花撩亂!

 

DSC_2225.JPG

金毛蕨

DSC_2226.JPG

DSC_2227.JPG

DSC_2275.JPG

 
首先入眼的是三叉蕨科的《金毛蕨》,長在步道陰暗的岩壁裡

外表普普,其貌不揚! 實在是很難引人注意!

其實,它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

想起我在野外第一次和金毛蕨初相逢,那是在南橫的天龍橋步道

如今已經過十餘載才再次相見!

金毛蕨是石灰岩地質的指標蕨類,對於生長環境很挑嘴,可見它的稀有性!

 

DSC_2255.JPG 

排灣三叉蕨

     

「北南澳,南曾文」是我最常進出的兩座原鄉

當年,迷惑於曾文山水的神秘、原始、自然!

上浮台落日垂釣,入黑森林搜尋蕨類,追尋朱鸝、藍腹鷴的蹤影,樂此不疲!

在那裡,隨手俯拾皆是台灣稀有蕨類的傳奇故事---

紅柄實蕨、突齒蕨、澤瀉蕨、二型劍蕨、薄葉擬弗蕨

 

DSC_2254.JPG

曾文水庫也是三叉蕨的大本營,排灣三叉蕨就像北部金星蕨科的三毛,到處都是!

如今,再次見到排灣三叉蕨,猶如多年老友重逢,倍感珍惜!

 

DSC_2261.JPG

DSC_2241.JPG

綠柄剪葉鐵角蕨

 DSC_2243.JPG

DSC_2268.JPG

DSC_2252.JPG

DSC_2253.JPG

鐵角蕨科是一種世界性的蕨類

在台灣有四十幾種,分佈在中低海拔山區,算是一門大家族

鐵角蕨外表都長得很秀氣,很多蕨士對它頗具好感,包括我在內!

在鐵角蕨的成員中,有些外表極其相似,難以辨識,常常魚目混珠!

其中,無配鐵角蕨、剪葉鐵角蕨、綠柄剪葉鐵角蕨

幾乎就像是同一個模組印出來的!

還好的是,綠柄剪葉鐵角蕨極為稀有,不容易見到!

混了十幾年,託婉玲的福,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綠柄剪葉鐵角蕨!

 

DSC_2262.JPG 

 


走了一趟惠蓀林場,填補了我的蕨類版圖

讓人生歲月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美好事務!

婉玲,謝謝啦!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