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23.JPG 

一衣帶水的南澳南溪,從遙遠的崇山峻嶺穿越而來

淺瀨的清澈溪水,譜出流暢的韻律和節奏,飄過千山萬嶺

迴盪在溪谷的水聲,彷彿在傾訴南澳南溪的生態傳奇

然而,南溪的傳奇,因這次造訪竟然再度上演

為生命旅程帶來不可思議的奇遇---我終於見到了《何氏棘魞》

 

好玩的是,面對《何氏棘魞》之際,竟然兩手空空,只因為封竿已久!

做夢也想不到的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期而遇的驚喜,撼動心如止水的心靈,久久不能平息!!

 

 

P1110240.JPG

P1110246.JPG

P1110136.JPG

P1110141.JPG

 

南澳南溪,曾是我的最初,這溪流讓我懷念著揚竿寄情的歲月

當年,無意中踏入南溪,見識台灣特有種---青毛蟹大軍降海產卵的生態習性

那樣畫面在我內心擱淺了三十年,一直無法忘情於最初的感動和驚喜!

 

 

DSC_0585.JPG

DSC_0587.JPG

DSC_0584.JPG

DSC_0586.JPG

 

 

一如往昔,佇立在岸邊,投注期盼的眼神

搜尋溪中的精靈----苦花,閃爍翻滾的身影

循著溪流往上一路搜尋,還是一無所獲!

帶著低迴失望的心情往回走,即將沉默離去的時刻

 

後方的淑莙姐從口中冒出一句話---「那裡有一條大魚在跳!」

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那有可能?

我搜尋老半天,望穿秋水,見不到半隻螞蟻,那有甚麼東東??

淑莙姐看著我狐疑的神情,用手指著後方一處水窪池

「不信,你看!就在那裡!」

 

 

DSC_0581.JPG

"何氏棘魞"龍困淺攤,竟然被困在這小水窪之中!

 

DSC_0582.JPG

 IMG_5022.JPG

IMG_5020.JPG

 

來到水窪邊,一隻修長的魚影,靜靜地潛沉在水中

這不是苦花,不是竹竿頭,溪流魚類有如此曼妙的身材只剩----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莫非是它,是那隻溪流之王!!

我中樂透了!中樂透了!

 

那是台灣溪流最大的魚類---《何氏棘魞》

興奮的心情,難以克制,我從未在野溪裡見過它的蹤影

對我而言,那只是傳說中的夢幻之魚

又怕錯認是它,心裡充滿矛盾和期待,又驚又喜!!

 

有一點是我想不通,無法理解的,為何《何氏棘魞》會出現在南澳南溪?

那些年,我徘徊在南澳南溪,從未釣過、聽過屬於它的傳聞

《何氏棘魞》,只出現在南部溪流---高屏溪、荖濃溪、東部的秀姑巒溪---

這對我將是一道永遠無法拆解的謎題’,但那已無所謂了,不是嗎!

 

 

 

IMG_5024.JPG

IMG_5025.JPG

 

如今它像龍困淺灘,束手待斃!

今年春季到處都缺水,這小小的水窪

再過一二天,水溫提高就無法存活下去了!

似乎在中冥冥之中天注定,它像是在對淑莙姐求救!

淑莙姐就像是媽祖再世,這趟旅程似乎專為解救《何氏棘魞》而來

 

令人驚艷的際遇,該是我今年最大的收穫

與《何氏棘魞》的一世情緣,將迴盪在往後屬於釣客的美好時光!

也填補了這一生未了的遺憾!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