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58.JPG

  自古以來,「龜」被中國人視為一種吉祥物

但是對海邊的七逃人---釣客和喜歡簽六合彩的賭友來說

天生相剋,八字不合,註定一輩子怕龜

「摃龜」對他們而言是一種絕望

一種被上帝拋棄的感覺,內心充滿淒涼與哀怨

  

 P1120052.JPG

上帝在宜蘭放養兩隻龜

一是浮在頭城外海的---龜山島

它是隻母龜,被列為管制區,需事先申請才能上岸

另一隻山龜,趴臥在南澳朝陽漁港旁

南澳的龜山,已整修成”朝陽國家步道”,吸引不少遊客前來健行登山

 

DSC_0037.JPG

DSC_0038.JPG


秋意正濃,陪著大直高中成長班團隊

再次造訪台北人眼裡的異域---南澳

南澳的一花一草,山巔水湄都帶著熟悉的味道

來南澳的次數已多到數不清,比進電影院還頻繁

 

P1060003.JPG


那一年夏季,無意中闖進《南澳南溪》溯溪、釣漁

夜晚,驚見滿溪的青毛蟹在河床奔竄、橫行

千里奔馳趕往出海口產卵,完成傳宗接代的死亡旅程

  

白晝,看著峽谷深潭整群的大苦花,在水花裡穿梭悠遊

那是一種無法拒絕的誘惑,真正卯死了!

 

為了一睹深藏在崇山峻嶺的《神祕湖》真面目

費盡心血,乘著鐵牛車才如願以償見到原始的沼澤溼地生態

從此,我就深深迷戀南澳

為它的神秘、狂野、蠻荒、原始傾狂著迷 !

 

DSC_0040.JPG  


南澳,這座質樸的原鄉

至今還承載著歲月的軌跡,沿襲著日治時期的舊制

在朝陽社區裡,家家戶戶的房門上

藍底白字的門牌號碼,清楚的寫著 ”蘇澳鎮朝陽里”

這就令人百思不解?,這裡不是南澳鄉嗎?

沒錯,全台灣的戶政劃分就屬這裡最特殊,帶有濃厚的政治意圖

南澳,是標準的「一邊一國」

 
這個宜蘭縣邊陲地帶的鄉鎮

是原住民和漢族共居的聚落,蘇花公路必經之地

表面上是一個聚落,但在行政區域的劃分,卻讓人跌破眼鏡

在日治時期,大正20年(1945)為了將漢人、原住民隔離所劃分形成

《蘇花公路》就像棋盤中間的楚河漢界交戰區

居住在公路右邊(東邊)靠海社區都是閩南和客家人

這個區域歸屬蘇澳鎮管轄,選蘇澳鎮長有一份

住在公路左邊(西邊)靠山社區的是泰雅族原住民,歸南澳鄉管轄

只有原住民才能參加選鄉長,一邊一國還真有趣!

這樣的傳統,也算是歷史共業吧!

 

DSC_0042.JPG

DSC_0044.JPG

P1110255.JPG

P1110256.JPG


朝陽漁港位於朝陽步道登山口傍

漁港雖小,但水質清潔乾淨,沒有汙染令人印象深刻

 

DSC_0057.JPG  

 DSC_0048.JPG

DSC_0049.JPG

DSC_0051.JPG

DSC_0052.JPG

DSC_0053.JPG

DSC_0059.JPG

DSC_0069.JPG

DSC_0073.JPG

DSC_0074.JPG


在山頂,遠眺烏石鼻和和平溪出海口的沙洲,美的出奇

一幅令人動容的圖景,吸引旅人的目光久久停住,不忍移動

這次,從另一個角度觀賞烏石鼻的雄偉氣勢

內心的感受更加親近、熟悉,不再是那麼遙不可及

這片遼闊的東方海域,清晰可見奔流在沿岸的黑潮一路北上

為台灣週邊海域生物帶來無限的生機!

 

DSC_0050.JPG

DSC_0070.JPG

DSC_0071.JPG


蔚藍天空照映著太平洋的湛藍海水,碧海藍天,迷人的色調

這樣的景色讓我又跌進時光交錯的空間裡

彷彿回到義大利地中海的卡布里島

也是在艷陽下,風情萬種的藍色海洋裡,去造訪世界知名的《藍洞》

那些歡樂的時光,永遠常駐心底,時時回味

 

DSC_0692.JPG

DSC_0704.JPG

DSC_0716.JPG

DSC_0723.JPG

DSC_0728.JPG

DSC_0743.JPG

DSC_0744.JPG


南澳的土地,蘊藏著非常古老的紀事

潛伏在地底的能量,曾經翻天覆地,開創台灣洪荒天地的紀元

漫遊南澳的旅人,腳踩的是台灣最古老地層---四億年前的「大南澳片岩」

那是源自於七千萬年前《南澳造山運動》促使古台灣浮出水面所形成的

後續,四百萬年前的《蓬萊造山運動》造就台灣現今的形貌

兩次造山運動,南澳有幸參與盛會留下古老紀事

 

DSC_0056.JPG

P1090465.JPG


《烏石鼻海岬角》就是在板塊碰撞中,被硬生生擠出的一道海上長城

自然的力量,創造出令人驚嘆的極品傑作

豔陽下,烏石鼻海岬角的蠻荒叢林展現堅韌頑強的生命力

迎著烈日風雨的侵蝕,千萬年來盤據在山頭,毫不退卻

這座原始叢林除了林班巡守員和釣客之外,他人難以進入!


雖然烏石鼻人跡罕至,但對釣客來說意義不凡

釣魚,對釣客而言是一種人生情結,也是一種信仰

烏石鼻釣場,是吃重鹹的釣客必來朝拜的聖地

這座岬角,猶如是回教的麥加,基督徒的耶路薩冷

多年來,帶著神秘面紗的烏石鼻

在釣客口中不斷流傳著令人又愛又譙的鮮事一籮筐

 

在烏石鼻,流傳著「魚千斤,路萬里 」的傳奇故事

要來岬角釣場,必須具有如苦行僧的精神

一路翻山越嶺,長途跋涉,需攀爬懸崖峭壁、慎防毒蛇咬傷

沿途有「苦命坡」、硬漢嶺、「泰安休息站」……各種自我解嘲的地名

路途遙遠,又苦又累,還得具備十八般武藝,才能度過種種難關!

頭殼歹去,真是一群傻瓜!


偏偏就是有染上釣癌的釣客,不辭千里前來,前仆後繼,從容就義!

因為它有一個很讓釣客瘋迷上癮的元素----魚真厚,又好釣!

鸚哥、黑白毛、紅魚、水針、牛港、石斑……

滿海的魚群,像是在湯鍋裡煮的水餃

似乎全太平洋的魚群都來排隊報到,等著釣友閱兵點名

每一次中魚,竿尾彎成90度,栽到海中過水洗頭,包準讓你拉到手軟!

魚多,多到你回程上坡時,揹著滿箱的魚獲,必須一面爬一面丟

丟甚麼,丟魚啦 ! 減輕負擔,否則包準爬不上蘇花公路

等你爬回到公路旁,只能無奈的望著冰箱裡僅剩的魚兒,苦笑不已!

套句聳擱有力的形容---賺爽的 !

 

如今呢,只要從《粉鳥林漁港》搭漁船就可輕鬆上到釣場了

可是,傳說中魚多的盛況,變成一則古老神話,再也回不去了!

因為,釣場被抄翻了!

這是台灣釣場的宿命,因為釣友不分葷素,大小通吃!

 

DSC_0076.JPG

DSC_0077.JPG

DSC_0079.JPG

DSC_0083.JPG

DSC_0087.JPG

DSC_0088.JPG

DSC_0091.JPG  


在旅途中與美食邂逅,是旅人所期盼的

南澳沒有美酒佳餚,令人驚豔的是……

在社區小餐廳裡,嚐到道地的漁村料理---油炸倒退嚕

“倒退嚕”又稱浪花蟹,十足的怪咖,一種鐵灰色的小蟹,約十元硬幣大小

長的一副四不像醜醜的,似蟹又不像蟹,嗅覺非常敏銳,它喜歡覓食腐肉

聞道腥味就會走出浪腳,潛入沙中找尋氣味來源覓食

 

DSC05286.JPG

DSC05287.JPG

DSC05290.JPG

DSC05289.JPG


這種生活在潮間帶的小蟹,中文學名叫橢圓蟬蟹,分布在熱帶至亞熱帶海岸

走起路來不正經,類似透抽,終其一生倒退走,所以俗名又稱倒退嚕

出現在東南部海岸,早期漁村居民都抓來下鍋油炸當點心

口感非常香脆,是台灣道地的漁村私房菜


在沙灘抓”倒退嚕”是一件非常有趣的活動

可惜這種體驗機會極微,一般人難以嘗試!

在我所能理解的,全台灣好像只有這一家小餐廳在賣這道漁村私房菜!

想不到,能在南澳初體驗”油炸倒退嚕”的味道,真是值得!

 

DSC_0097.JPG

DSC_0098.JPG

DSC_0099.JPG

DSC_0101.JPG

DSC_0103.JPG

DSC_0105.JPG

DSC_0107.JPG

DSC_0110.JPG


網路流傳的社區美味---上帝親吻的葛雷扇咖啡

在旅途中,踩著緩慢的腳步,悠閒地漫步在暮色中……

 

DSC_0116.JPG

DSC_0118.JPG

DSC_0127.JPG  

DSC_0123.JPG

DSC_0133.JPG 

 

DSC_0141.JPG

DSC_0146.JPG 

DSC_0150.JPG


夜晚,回到燈火通明的蘭陽平原,快樂地享用和風創意料理

觥籌交錯的歡樂場景,洋溢著蓬勃、熱絡的氣氛

為這趟旅程增添不少往後回憶的美味

 

DSC_0156.JPG

DSC_0159.JPG

DSC_0164.JPG

DSC_0168.JPG

DSC_0167.JPG

DSC_0177.JPG

DSC_0178.JPG

DSC_0170.JPG

DSC_0171.JPG

DSC_0175.JPG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