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301.jpg

今年,蕨類小組的活動,選在烏來的《大桶山》!

說真的,《大桶山》跟我緣分極為淺薄,它在我嘴裡唸了九年才終於成行

在蕨士的眼中,《大桶山》是出了名《狗》寶地 !

只生長在稜線的---《日本狗脊蕨》、《細葉狗脊蕨》

走這一趟,純粹是為了看《狗》而來

代價是爬了四、五個小時,下山時還摔一跤,膝蓋破皮紅腫,真是划不來 !

沒辦法,北部只有這裡有《狗》的蹤影 !

 

DSC_0335.jpg

DSC_0360.jpg

 


這條步道寬又整潔,令人極為滿意,猶如一條綠色隧道

背著相機帶著閑晃的心情走進森林中,搜尋能讓人驚艷的事物

不久,在轉角處,就意外出現令人驚喜的情境----

 

DSC_0303.jpg

DSC_0328.jpg 

DSC_0333.jpg 

DSC_0340.jpg

DSC_0302.jpg

DSC_0299.jpg 

DSC_0302.jpg 

 

一根根白色捲曲嫩芽,從路旁紛紛冒出,那是---《中華裏白》!

隨著春天的腳步逐漸逼近,萬物在睡夢中甦醒

《中華裏白》提早一步,冒出白色的幼芽

猶似森林中跳動的音符,行雲流水般演奏自然樂章

這讓我憶起當年初學蕨類之際,在《雲仙》後山初次與《裏白》相逢

那時也是剛冒出嫩芽,一根根像天線般,搞不清楚那是什麼咚咚 ?

就姑且稱為《天線蕨》,真是胡作非為 !

 

DSC_0362.jpg

DSC_0366.jpg

人像010206004烏來大桶山.jpg  


這款《芒萁》的幼芽可曾見過 ?  

這種長度的幼芽,在檢索表裏要如何描述呢 ?

除了《筆筒樹》的桫欏科成員之外,這也算是另一種活化石 ?

一定是吃了安非他命,才變成高腳七 !

 

DSC_0438.jpg 


栗蕨的幼芽

 

DSC_0433.jpg  

像似一隻停在栗蕨的有毒蝴蝶

 

DSC_0421.jpg  

《燕尾蕨》、不分叉,可能是台灣獨有的標識

 

DSC_0484.jpg

DSC_0485.jpg

DSC_0486.jpg

這是《山龍眼》,可惜不能吃,聽說很苦 !

 

DSC_0381.jpg

最漂亮的 ? ----- 烏毛蕨

 

DSC_0390.jpg

DSC_0412.jpg

DSC_0409.jpg

DSC_0398.jpg

DSC_0393.jpg

DSC_0406.jpg

DSC_0407.jpg 

    

被戲稱為一把破雨傘的《雙扇蕨》,也紛紛冒幼芽

處在競爭激烈的環境裡,努力拓展生存空間

幼芽型態更是千奇百怪,留給蕨士不少的想像空間

 

DSC_0457.jpg  

DSC_0426.jpg 


就是這樣的陡坡階梯,長著濕滑的青苔,害我摔一大跤 ! 

 

DSC_0420.jpg 

DSC_0450.jpg

DSC_0440.jpg

 DSC_0444.jpg

DSC_0448.jpg

 

一路辛苦爬上稜線,終於見識到《日本狗脊蕨》、《細葉狗脊蕨》

為什麼它們只流連在稜線上,這讓我感到極度困惑 ?

這樣的海拔高度,在烏來山區比比皆是

為什麼這群《狗》唯獨對《大桶山》情有獨鍾,實在想不通?

 

DSC_0425.jpg  


趁著半路休息空檔,秋菊 神秘兮兮的走過來對我說 :

「找到一樣好東西,讓你猜 ? 六個字 !」

台灣蕨類6.7百種,我還有200多種未見過

這簡直海底摸針,從何想起 ?

我說 秋菊阿媽 妳也幫幫忙,多一點提示好不好 !

「書帶蕨科的成員!」

這一科,實在沒有多少種蕨類,車前蕨屬和書帶蕨屬,也叫我猜 ?

可是老師在考試,不能隨便亂回答,腦海裡轉了好幾回,不敢隨便亂答

這麼神秘兮兮的問題,當非泛泛之輩 !

我如果答出車前蕨和書帶蕨

這,也未免太無趣,也貶低自己了 !

真讓人傷透腦筋了 !

我壓根兒沒有想到會是漏網之魚的一屬

只因為,那是最不可能的答案 !

那一屬---《一條線蕨屬》在台灣只有2種蕨類

《連孢一條線蕨》這款名牌,只生長在南部《浸水營》,亞熱帶霧林脊的蕨類

另一款更稀有---《一條線蕨》,台灣光復至今無人見識過

其標本還保留在日本京都《帝國大學》

這樣的答案,對於逃學多年的我,無異是天方夜譚,作夢也想不到 !

 

DSC_0461.jpg

s連孢一條線蕨-20120205大桶山.jpg

 


對於《大桶山》的蕨類,我沒有特殊的夢幻期待

但 碧鳳 和 秋菊 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連孢一條線蕨》

看見 碧鳳 翻出的標本,當場差點暈倒,真是笑死人了 ! !

這也叫蕨類 ? 有如被割草機剪平的韓國草

長度僅二公分,寬1m/m,中間一條細線是孢子曩群

有誰會去注意這樣的蕨類 !

 

s特寫.jpg  

 

這種蕨類和《盾形假脈蕨》是同國的,都是來亂的 !

這樣搞怪的蕨類,要用放大鏡才看的清楚,真是整人的玩意

難怪多年來,都不曾見過它的蹤影 !

只有去過《浸水營》朝聖的蕨士,才有辦法辨識和追蹤它的身影

碧鳳 說這應是北部第一次發現的紀錄,我何其幸運 !

 

DSC_0465.jpg  

爾後,想起 婉玲 趴在《台灣桫邏》樹幹拍照的情境,心裡總是笑個不停

 

 

DSC_0469.jpg

DSC_0477.jpg

DSC_0480.jpg

人像010206001烏來大桶山.jpg 

 

這座山,有、狗、有燕子、蝴蝶、音符、扇子----還真是生物大觀園

對於蕨類,它是我終生的守候,但是它所蘊藏的生態故事,更吸引著我 !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