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71.JPG 

記得小時候,到溪邊抓蝦,常見它的身影,俗名稱為《接骨草》

一直是童年的玩物,總是一節一節的拉開,好玩而已

直到多年後,開始對蕨類產生濃厚的興趣,才認識它的背景來源

原來它是蕨類的老祖宗之一 《台灣木賊》

 

這種古老的擬蕨類,在蕨類生態解說,有相當的啟示,非常引人注目

因此,幾年前年從金瓜寮溪引進園區栽植,做為蕨類解說之用

《台灣木賊》在台灣只有一屬一種,植株是長走莖,會不斷蔓延

在隱花園區裡,把《台灣木賊》跟《海岸擬茀蕨》種在同一區

結果,幾年後 台灣木賊 就像流寇在地底下到處流竄

雜亂無章,看了就頭大,現在已經無法斬草除根了,真是悔不當初

 

P1040126.JPG

海岸擬茀蕨

而《海岸擬茀蕨》受制於氣候,展延的速度緩慢,真是《豬不大,大到狗》

《台灣木賊》也算民俗蕨類之一,早期在野外常被當作鍋刷使用

也算物盡其用,不虛枉一生!

 

DSC00072.JPG

DSC00067.JPG

DSC00078.JPG 

兼 六 園

木賊科,在溫帶日本是族群相當龐大,有八種之多

比較粗壯的木賊「scouring rush,horsetail,Dutch rush」(日文:德枯沙)

已被引進台灣,外表粗壯,很適合作為園藝植物;在日本北陸《兼六園》

金澤《森林工藝之家》都被培養成很上相的庭園景觀植物!

 

DSC00109.JPG

問   荊

木賊科中,有一種中國稱為 《問荊》「field horsetail」(日文:施ㄍㄧ那)的物種

在京都的清水寺、哲學之道、九州博多、金澤兼六園,到處都可以見到它的蹤影

就像 台灣木賊 那麼普遍,但是它比台灣木賊好看多了

曾幾何時,《問荊》也靜極思動,孢子竟然飄洋過海,偷渡移民到台灣

 

DSC00076.JPG

  外來木賊-980320阿里山 (2).jpg

外來木賊-s980320阿里山 (4).jpg

 

在名氣頗大的 阿里山 姐妹潭 附近櫻樹下悄悄的落腳定居

第一眼看見《問荊》,還以為老花看錯眼,對它,我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初次到日本京都旅行,就是旅行團中的異類

無論上休息站、觀光景點到處在搜尋新歡舊愛—蕨類

對於和蕨類的接觸,隨時隨地擺在心中,念念不忘!

 

在日本的第一類接觸就是《問荊》

後來,持續發現日本各地都有它的蹤影

除了「《問荊》,還有《紫萁》印象也是很深刻

在日本九州的《高千惠峽》,那是旅行團必到的觀光景點

我見到滿山谷的《紫萁》,令人相當震撼!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台灣就像是一座收藏庫,隨時在接收新的事物

也許,將來台灣的蕨類族譜又要登錄一名新成員,且將拭目以待!

 

 

    彭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